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说说我们“黄种人”

说说我们“黄种人”

2018-04-18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今天,想和你说说“黄种人”的由来


这篇千言的内容,源自于耶鲁大学博士奇迈可(Michael Keevak)的作品《成为黄种人:亚洲种族思维简史》。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黄皮肤”成为了我们骄傲的自称。但你是否思考过这样一些问题:“黄种人”这个名词究竟是谁发明的?而作为一向以白为美、崇尚“一白遮百丑”的中国人,我们又是怎样接受这个词汇的呢?


白皮肤的中国人


以颜色区分人种,其实并不是中国人的发明,而是在西方人睁眼看世界、迈步踏四方时对于世界理解和描述的遗存。


普遍来说,东亚人的肤色确实是要比欧洲人深的。不过若仔细研究历史文献就会发现,其实在大航海时代开始之前,东亚人都还被欧洲人描述为白色人种,而不是之后被描述成为的黄种人。


从13世纪的《马可·波罗行记》和一些传教士的文献开始,在西方对于遥远陆地的记载中,都清一色地将东亚人的肤色描述为白色。到了1516年,一个葡萄牙使团来到中国,跟团而来的一个人名叫皮列士,他写了一本叫做《东方志》的书,至今被视作是研究中外关系史的必读物之一——书中写道:中国人“像我们一样白”,中国女人是“像我们一样的白人”,看上去像是西班牙女性;书中记载的日本人,同样是“衣着考究的白人”。


那么,是什么决定了西方人眼中的肤色问题呢?


大航海时代,四处游走、四处探险的主角是西方人,他们自然以自己的肤色——白色——作为基准色。这当然由于他们的肤色确实很浅,同时也是由于在西方文化中,一直将白色称作是圣洁的颜色,象征高贵、智慧。


13世纪至16世纪,主要历经南宋、元、明多个朝代,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草原还是中原,都是中国历史中一段比较强盛的时期。这个时候中国土地富庶,文化繁荣,国力处于世界巅峰,在西方人眼里是富有、强大的国度。根据文明决定肤色,中国乃至深受中国影响的东亚地区,人们的肤色都属于白色。


除了文明决定论,对于肤色的判断标准,在之后又有了一个全新的加成:基督教。


16世纪末,传教士在日本可谓举足轻重,这时候,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信仰基督教,在西方人眼里,日本人的肤色那是白得正宗,白得可靠。但在1614年,日本开始了闭关锁国,禁止了基督教,于是,到了18世纪,在德国人肯普费编纂的《日本史》中,西方人开始形容日本人的肤色是棕色、黄褐色,而不是16世纪之前的白色。


于是就这样成为了黄种人


那么,究竟在什么时候,中国乃至东亚人的皮肤,成为了黄色呢?


经过了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洗礼,科学和理性慢慢占据了西方思想的大部头。科学的理论要求人们将已知的事物按照不同的特性分类,勾勒出系统框架,以便理解未知的事物。


在这个思潮的影响下,一个伟大的理论诞生了,18世纪的瑞典科学家林奈发明了我们沿用至今的“类门纲目科属种”,这一认识论不仅为动植物学建立了一套便于归类的命名系统,也为生物学划定了边界。


林奈在 1735年出版的巨著《自然系统》中,将亚洲人的皮肤描述为棕色,二十多年后的再版中将这个词改为黄色——当然,这个所谓的黄色并不是中性词。林奈之前形容植物时也用过这个词,代表的是不健康和疾病。


不过,如果一定要把东亚人“黄皮肤”的标签贴上时间,那这个年份是再之后的1795年——德国人类学家布鲁门巴哈将人种和肤色彻底结合起来,宣布,人类分为五种:白色高加索人种、黑色埃塞俄比亚人种、红色美洲人种、黑褐色马来人种、以及黄色蒙古人种。


至此,黄种人和东亚人变成了人们提出概念名词时无法分割的认知,东亚人的肤色也终于完成了从白到黄的变化。多问一句,仅从概念的角度讲,作为西方人眼中的黄种人,我们自己是怎样接受这个概念的呢?


在中国人的传统文化里,黄色完全没有负面的意思,不代表疾病,也不代表贫穷饥饿;相反,它代表着皇权、土地、甚至让我们联想到炎黄子孙的名号——而表色情的“黄色”源于yellow journalism,最早来自于西方,也并不是本文化的产物——都让中国人本能地亲近黄色,也并没有对“被贴标签”这事儿有多大的反感,而是安安心心地接受,并且,被它深刻地改造。


如今,由于政治正确和现代科学的矫正,蒙古人种、黄色人种、黄皮肤这样的词语,已经基本在西方的主流媒体和科学论著中销声匿迹了。这是每个人需要知道的常识,即,以种族来划分人类集团的分类法越来越失去了生物学依据,肤色无法决定人种的优劣,同样也无法划定种族之间的区别。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说说我们“黄种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8-04-18/119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