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撒野》——巫哲

《撒野》——巫哲

2018-05-28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在最需要被救赎的岁月里遇见你,如春日细雨挠过的痒,如天上太阳流下的蜜,是你让我看见重重叠叠的围墙之外,还有你明澈的眼睛,与你永生相依。
是你让我坚不可摧,是你送我抬眼黎明。

看这篇文时,生活里遭遇了点变故,从来平静的家庭寡淡的表面下有什么隐隐在碎裂,让我陷入恐慌自厌却又似乎扭曲的期待里。没有很夸张的完全陷入昏暗的绝望,可是站在淋浴头下,嘴上哼着浅浅的旋律,温热的细细密密的水滴落在脸上时,忍不住就红了眼睛。多不甘心。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
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
可是蒋丞还有大飞,顾飞还有丞哥,而我一空荡时,是什么都没有的。于是一对比起来,我便更难过了,也许这难过里,还掺杂了几把他们爱情里的刀子,还有我可笑的不知该对他们谁的嫉妒与艳羡。

《撒野》写的校园题材,可是相比大部分明媚青春的校园文来说,似乎又过于沉重了些,蒙上了许多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灰尘。
被生活十多年的养父母家庭抛弃,突如其来的真相并没有太令人震惊,毕竟蒋丞与原来的家庭的气质向来是格格不入的,可是迷茫与空荡却一定如影随形,更何况之后遇到的自己的亲生父亲、兄弟姐妹还有氛围都落差大的让人难以接受。我不知道蒋丞的骄傲与自尊给他带来了多少痛苦,可哪怕换成我,痛苦之后,也一定要争回一口气。
大飞所经历的一切一点也不比蒋丞好过许多。蒋丞是不小心落入这片泥淖的,可是顾飞从出生就挣扎在这里了,这也就注定了他陷得要深的多,甚至深到淤泥能没过脖颈,深到让他睁不开眼睛。他与残暴的父亲抗争,眼睁睁的看着他没入水里,成为记忆里一段梦魇。他要保护童年创伤后开始自闭也不会表达自己只能依赖哥哥的顾淼,还要保护少女心泛滥的母亲,艰难的支撑着一个家庭。
“有风吹,破了的归途,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唱。”
有啊,丞哥看到你了啊大飞。
当一个人在黑暗里待的久了,他会有多渴望光呢,蒋丞,就是那束突如其来照进淤泥深处紧紧握住顾飞的手,告诉他“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一定会听到的”的光,是他“意料之外的意外”。
我曾以为结局会是两个人能一起从淤泥里挣扎着起来,一起进到大城市里,过更好的日子,顾淼的病也会治好,蒋丞能真正获得亲情,这样的结局我想大概是足够圆满的了。可是《撒野》没有,它不是童话,它是生活,属于蒋丞顾飞的侥幸被我们得知了一部分的生活,同样美好,即便带着一点点酸涩。
这就是《撒野》最有魅力的地方,撒野之后我很难再看进些校园文,它似乎打碎了所有套路在我这里的可行性。我就是个“忆苦不思甜”的人,越是波折,我便记得越久。我不否认新晋流量担当的小鲜肉文里有校园题材非常甜也非常可爱,可是我看着他们,脑子里只想着我的丞哥和大飞,我想他们过的好吗,他们跑的累吗,应该是不累的吧,毕竟彼此的心只有那么一点,都用来装下对方了,不论怎么撒野奔跑,都不会累的吧。
你们可千万不要一个眼神,就不管不顾的直接一起到老啊。我,会舍不得。

人的一生,就像棵树一样不断往上蓬勃生长,不停的往外扩展自己的枝丫的过程。说的再形象一点,那些枝丫就像一个人的特质,可以是你的容貌,可以是你的生长背景,也是你活过的岁月里点亮的技能点。而爱情的鸟,最初只会为你的枝丫所吸引,也许最初爱的就是那些外在展现出来的东西,而非树干里的骨髓。
两棵树的吸引也是不容易的。舒婷说:“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学生时代(当然现在也还是学生时代)老师们为了防止早恋时往往说,你们不必急着找对象,而应该致力于提高自己,然后以更好的自己去相遇更好的灵魂伴侣。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求学之时,爱情的萌芽说容易不容易,说难也不难,甚至可能学习成绩好,也能成为一项吸引对方的加分项。那么双男神出现之时,他们多半是要内销的,就没有妹子什么事了,谁让爱情最初只向往优秀,与性别与别的什么都无关呢,这里想另外插一句,爱情本就该是积极的提升人的一种东西,如果它反而阻碍了你前进的步伐让你犹豫不决蹒跚摇摆,不如乘早丢弃为好。
所以若我是蒋丞或顾飞,我会喜欢对方什么呢?
长得好。虽然听起来有些肤浅,不过身高腿长清清爽爽的男孩子凭什么不招人喜欢呢,顾飞不也是在为蒋丞拍照时开始为美色所惑吗。然后是之前说的学习成绩好,蒋丞是个学霸,而且不像一般小说学霸,蒋丞真实的就像在身边那些会熬夜学习会刷题不倦会嘴里随时絮絮叨叨背知识点的学霸,充满了上进的朝气。但蒋丞又并非书呆子型学霸,反而有着所有坏学生有的东西,那是一种上课睡觉逃课迟到打架斗殴的反骨野性,这相比于成绩其实更符合大部分学校里会成为备受追捧的“风云”男孩子特质,可人家是个努力的学霸,这一条就甩掉了普通坏学生几条街了。
蒋丞还会打弹弓,会弹乐器,但最可爱的是,他会跟自己脑里的X指导自言自语。“蒋丞选手对时间的掌握体现了一个高手在对战当中强大的心理素质。”“现在蒋丞选手的状态非常完美。”“蒋丞选手的字比较难看,虽然近期他有针对性地练习过,但这种大面积的字凑在一起,要想让裁判第一眼对整体有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挑战。”作为一个刚经历过高考的同志,实在是对蒋丞同学在考场上的“精神分裂”感到十分激动人心,也是这样自言自语的蒋丞在那片湖边消除了顾飞的梦魇,在顾飞与猴子的挑战中暗中用弹弓保护他。这就是一种分担与共享。
而顾飞,除了一样的长得好,一样会写谱会弹乐器,他还会摄影,会写那样细腻的歌词,会在袋子里永远放着一把糖准备给顾淼,会在深夜陪着蒋丞复习。大飞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却以坚硬的外壳牢牢保护着自己,只有他的丞哥能看到内里柔软的年轮痕迹。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你给我简单拥抱;我想踩碎了迷茫踏过时光,睁开眼你就会听到。”

可是再柔软的人,决绝起来,更让人觉得心疼和心狠。
我始终也没有弄清楚顾飞的“你是想跟我谈恋爱,还是想跟我谈个恋爱”的意思,可是那个说着“我会喜欢你到你不再需要那天为止”的顾飞却能狠心到沿着细细的电话线说“丞哥,算了吧。”
算了吧,不要再拉着我了,算了吧。
顾飞冲着摔了相机的顾淼吼时,我心痛到无以复加。是啊,凭什么要是他,凭什么要是顾飞承受那么多。我心疼顾淼,心疼顾飞,更心疼要努力保证学业的同时还硬是抽出时间学习心理知识却被一句“算了吧”打击到失声的蒋丞,而更心疼的是,顾飞放弃的既不是爱情,更不是蒋丞,而是他自己。
还好有蒋丞,还好有那个,硬是坚持着要顾飞自己醒过来,自己走过来的蒋丞。再多委屈,也不过一句“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丞哥,抱。”
写到这里,因为常年沉浸主受而走入飞丞党的我,真是抱歉要投向丞飞党的怀抱了。谁让大飞这么温柔可爱,又这么不乖,怎么能不想太阳呢!!!

如果岁月许我一次重来,我愿意再一次穿过所有荆棘,踏过无数铁钉,只为让你睁开眼睛,看到我在等你。
把手伸给我,这一次,无论你怎么撒野,我都不会再放手。

wwww我爱他们!我爱狗蛋老师!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撒野》——巫哲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8-05-28/128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