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古代哲学与现代科学——读《哲学·科学·常识》有感

古代哲学与现代科学——读《哲学·科学·常识》有感

2018-07-31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作业书评。

所谓作业书评,意思就是说,这些都是赶学校DDL的产物,我大概写这些一共只花了一到两个小时,写得乱七八糟,并不具有什么思想性。但这些总归是我自己写的东西,发上来算作存档吧。

一般而言,作业书评具有以下三个部分:作者小传,摘抄与评注,书评。这些书评会分为两个学科:文学,历史。两个学科之间的侧重点不同。


是历史作业书评,仍然是读书会。这本书其实尚未看完,因此下面的话很可能是胡编乱造的。看完之后也许还会有新的书评。


古代哲学与现代科学——读《哲学·科学·常识》有感 


作者小传

陈嘉映(1952-至今),当代著名哲学家,现为华东师范大学聘为终身教授、紫江学者,代表作《海德格尔哲学概论》《语言哲学》《无法还原的像》。他出生于上海,后随父母迁居至北京,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德语专业,1978年考入上外哲所研究生,198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他于1983年11月赴美留学,1990年以《论名称》一文获博士学位,后赴欧洲工作一年,于1993年回国重返北大任教,2002年转会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2008年1月,他转入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工作,任外国哲学学科专业负责人,特聘教授。

陈的书风评颇佳,语言风趣幽默又不失思想深度。他的书籍应分类为哲学类,因此平时闲暇时稍作阅读也可作为消遣,同时也是一种了解其他思想的好方法。

 

读书会

参与人:A(笔者) B(笔者朋友)

前言:这次读书会我们俩都不知道能谈什么,作者似乎把所有点都谈清楚了,而我们也想不出什么和这本书有关但作者又没有谈的问题。于是,我们打算先谈谈这本书和这本书相关的东西,看看我们能不能谈出些什么新的东西。

                      

A:晚上好。科学与哲学之间的关系,我一直以来都颇感兴趣。这次阅读这本书也算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吧。我一向知道“自然哲学”这个名字和科学之间似乎有一些神秘的联系;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就是一个例子。我觉得科学同哲学一样,是一种追求理解世界的学科;只是科学基于经验与概括性理论,基于实验数据等,追求世界的客观存在,而哲学基于常识,其目的是寻找世间万物之间的道理,以构成一个整体的解释。其实我一直以来都觉得物理化学之类的深入思考一下,就觉得浑身充满了一股哲学的感觉。但是科学不仅仅只是在常识里面,同时也解释非常识性的现象。然而哲学既然是基于常识的,自然也无法摆脱常识的局限。哲学未来也许应当像书中所述,不局限于科学思维,而去探求道理;毕竟认识到一种道理也算是获得新的知识了。

B:我们先来谈一谈自然哲学和科学之间的“神秘联系”。“自然哲学”一词在本书和之前阅读的《科学革命》中都有频繁地出现。它处在物理学和形而上学的枢纽地位,试图建立起整体性的理论,提供对世界的整体解释。后来,科学改变了人们对世界的认识,揭示了一个没有目的和意义的宇宙。两者都可以算作是人类对世界的解释,区别在于自然哲学的主要目标是提供对各种机制的自然理解,而科学则要把握纯客观的机制。作者在序言中提出,“科学把心灵留在了画面之外,科学世界观没有为喜怒哀乐美丑善恶留下席位。”我们要怎么看待这一问题呢?

A:针对这个问题,我觉得按照知乎的惯例,先问是不是,再问如何看待。首先,科学是否革除了对世界解释中的一切感情呢?我认为是的。科学的解释逐渐排除了“感应”这个概念,替代以理性。既然没有“感应”,自然也不存在感情上的“共鸣”,因此事物之间再也不存在彼此回应、带有主动性的感应机制,而只剩下绝对客观的因果关系。科学构建起的世界观就像是布满齿轮的机械装置;其中的一个齿轮转动了,其他齿轮也会跟着转动,不存在什么“齿轮A因为前一天齿轮B亏待了它而选择不听齿轮B的话去转动”这一类情况。科学构建的世界观是绝对客观而真实的。那么如何看待呢?既然这是事实,为何不把它当作事实看待即可?我认为我们应当接受这种概念。

B:你说的有道理。这个世界也许正如科学向我们所展现的那样,没有目的也没有意义。 但是我还是认为目前确实有许多科学无法解决的问题存在,这也给哲学留下了一定的发展空间吧。关于哲学与常识的关系,我同意哲学是建立在常识的基础之上的。哲学家们并不能通过对常识的考察来达到世界的“客观本质”。然而,看不到科学所追求的客观本质,哲学就是被常识局限了吗?我觉得不是这样。哲学的目标虽说是为世界提供整体解释,但它探索的途径是明述经验和概念之中的道理,并不断追索浅显道理背后的深层道理。哲学应该摆脱的是实证科学的思想方式,而不是常识的局限。或许,我们也应该摆脱实证科学的思考方式,去像哲学家一样思考世界。

A:我想你对我的陈述也许有什么误解。首先,没错,的确仍然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存在,但是那里就是哲学的发展空间吗?未必。的确,哲学可以提供给人们一种对于世界的解释,但是这种解释是建立在经验之上的。科学无法解释的地方,意味着这一块区域不建立在科学所提供的客观架构上。科学的客观架构是基于事实和合理推断,既然不建立在科学架构上,意味着这一块区域目前所表现出来的要么不是现实(仅仅只是意象),要么属于还未发现的什么客观规律。当然,也许这块区域永远不会有什么答案,但是哲学最终只能提供一种笼统的构想,而这种构想很有可能是基于科学的。基于“感应”而产生的哲学已经随着“感应”逐渐没落,而现在的哲学更多的是通过分析事物间的道理来增进我们对于世界的理解,而这种被增进的理解至少当今基本属于科学。总体而言,哲学在科学外的世界已经没有太多的空余,但为什么要拿“是否在科学界限内”来限制它呢?它完全可以跨越这条界线啊。

其次,关于哲学限于常识这一点,既然哲学从常识出发,意味着它无法对于非常识做出解释。一个通过常识而概括出来的规则不可能适用于它的来源物以外的东西。而我也的确没有提到哲学要摆脱常识的局限;就像人也没有办法摆脱自己生物的特性一样,哲学怎么能摆脱自己的特性呢?要我说,哲学摆脱了常识的局限,大概就不叫哲学了吧。

最后,关于是否应当摆脱科学家的思考方式像哲学家一样思考,我认为这两者并不是相对的,完全可以同时使用。你可以像科学一样基于事实进行考虑的同时,运用你的理性思维和你所观察到的基于常识的什么规律去看待这个世界。这并不冲突。

 

书评

第一次阅读这本书,我是摸不着头脑的。也许这和充满魔幻色彩的“科学”“哲学”“常识”这几个词有些关系,但不得不说,阅读这本书时时刻刻都像是在脑子里搏斗。

这本书就文字方面来说并不难读,作为一本偏哲学类的书籍,意外地没有什么两三行不断句绕来绕去的句子。作者对于基本概念的理解可以说算是非常通透了。但作为一个普通读者,在遇到一些概念(例如程朱理学、现象主义)时,难免会觉得困惑,可是作者并未多做解释,仿佛默认读者对于这些概念已熟谙于心,对读者的要求似乎有一些高。另外,对于科学史并不了解的读者,在理解上也或多或少会略有困惑,算是这本书的一个不足吧。

但是当认认真真读完后,用心去理解作者的所思所想后,便会觉得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作者对于科学、哲学两者剖析的程度之深令人讶异,也解决了我多年的一个困惑:始于哲学的科学逐渐发展成近代科学后,又和哲学有什么样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异同点是什么?如何看待哲学?这些问题都在书中有了一些解答;也许有一些更像是导论,但的确引人深思。科学和哲学于我而言是照着不同方向发展却有着同一目标(解释世界)的学科,但如今看来这个目标似乎又一些小区分:科学专注于新的知识,而哲学专注于理解现有的知识。

我现在正好在考虑大学的专业问题,也的确在哲学系的边缘试探。但哲学究竟是什么,从来没有人给过我详细的解答。哲学的出发点是什么?后来我知道了,哲学原来是为了解释世界。尽管如今的哲学已经无法再为我们提供新的科学意义上的知识,但它能够通过理性的思考,提供“我们是如何理解世界”的解释,从而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同时哲学也可以给我们一种理性的思维。

当然了,由于时间紧张,我的思考也许并不深入。对于这本书所提供的思想,我更多的是一种了解与接受,而无法展开一场与作者跨越时间与空间的对话。除了这本书带给我的看法,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收获是阅读哲学书的体验。就我个人体验而言,哲学书往往字句隐晦,一时间无法理解作者究竟在表达什么;但是有时候作者往往会再提供几个案例作为参考,或者再作详细解释。当阅读完作者的一个观点后,无论同意与否,最好再以自己的方式重新组织一边作者的观点,如此才能更好地理解作者的逻辑。但这些经验之谈也只能受限于我浅薄的读书经历了。

我不认为我能够在短短的小半个月里理解透彻作者的观点;即使我明白他每字每句中究竟谈了些什么,我一时半会也只能做观点的复述人,而不是一名深刻的思想者。无论科学也好,哲学也好,我至今都只是门外汉。我既对科学没什么深入了解,对哲学也不大清楚。说到底,我并不是一名合格的书评人;我大概是没有资格对这本书做评价的。作为一名普通读者,最后我也只能仰望作者,在稍微窥探到思想的大海后赞叹一两句罢了。

也许我以后能够理解得更好,也许不会。至少现在,当下的我只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学生罢了。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古代哲学与现代科学——读《哲学·科学·常识》有感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8-07-31/141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