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2018-12-24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在哲学上,有一个唯心主义,是在思维和存在、精神和物质的关系这个哲学基本问题上,认为精神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精神决定物质,物质是精神的产物。颠倒了物质和精神的关系。从而在你眼中有了我的存在。
        就像人眼看到的猫,是人造就的猫,人幻想着猫的喜怒哀乐,幻想着猫的爱好和猫的语言。它是你心底里想要的一个形象。看起来像是世界造就了人,可到底是不是人造就了世界呢。

        丧文化的莫名流行,总能听到和看到很多人说“人间不值得”,值得,这两的字大概就体现了存在。存在应该是相互的,如果给存在下个定义,那么,有我的存在,必然有你的存在。我在这等你,我不建议你慢动作,也不建议这次先擦肩而过,我相信你在与我相遇的路上马不停蹄。我于茫茫人海之中寻找灵魂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真好,你也在这里。”
       存在,始于遇见。你来了,清风也来了,我过去,月光也过去,这一刻,就像是琥珀里静止的时间,晶莹剔透,毫无瑕疵。《圣经》有言:“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因为,他就是你前世的人。”文坛伉俪钱钟书和杨绛的爱情便应了这句话。杨绛说:“遇见你之前我没有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结婚没有想过和别人。”因为双方的存在,他们被比做成文坛的一双名剑。说起爱情,不得不提一提林徽因和梁思成。新婚之夜梁思成问林徽因:“有一句话,我只问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问,为什么是我?”林徽因答:“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准备好听我了吗?”梁思成不是徽因的初恋,确是她一辈子最爱的人。三毛因为小时心理上造成的影响,性格古怪,并不太能合群,直到她遇见了荷西,他们在沙漠的小屋里,仅为对方而存在。“我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来一颗沙子,于是有了撒哈拉沙漠。”

        每个灵魂都是独特的,都有自己的能量和过失,而恰巧遇见与之契合的灵魂,平凡,便成了美好。

        存在,始于时机恰好。八月初,出去写了生,那个地方,像是魔方的中心,永远不会被转动。初到的那一晚,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感觉我们这其实不算小的队伍打扰到了这片净土的安宁。第一天,我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左边和右边的墙顶上,搭起了一个葡萄架,一片片葡萄叶微微颤抖,像是舒放自己的新一天,我嫌人多,又接着往里面走,那是一个坡,我沿着台阶爬上去,坡的最顶端,坐落着一户人家,黄墙棕瓦。一位穿着素雅的老奶奶坐在门口太阳晒得到的位置,那是清晨,即使是仲夏,阳光也没有那么强烈,她鼻梁上驾着一副金边的老花镜,低着头看着膝盖上翻开着的那本厚厚的圣经,嘴里含含糊糊,应该是在用心朗读这其中的某个片段。我下了坡,怕打扰了老人家对上帝虔诚的心。半坡上,旁边是小小的田地,那里种着一棵树,看起来跟那间屋子的年龄差不多,也许,是主人修屋时种下的。那可能是四五十年前,主人播下了一颗种子,决定把树种下陪着孩子一起成长。我在一处平缓的空地停下,一位中年的男子从里面的房子中走出来,在他后面还有他的妻子和儿子,我没想到他会向我问候一句“早上好,真勤快。”我回了个微笑,在他又走回来时我们便开始了交谈,他是一名摄影师,每年暑假会来这边待一待,每年都可以碰见不同年龄的人,背着画夹,来这里写生,他说,其实他老家更美丽,只是那里没开发,很少有人去......那是一个神秘而温馨的存在。

       那天下午,天有点阴沉沉,可我们还是选择往山里走,在山的深处,有一面高高的墙,墙上有个洞,原先应该是装门的。我朝里面望去,里面有一面墙写着“生存发展 改革创新”,对面对立着两个泥塑的篮球架,中间长满了杂草,应该是一所荒废的学校吧。有位当地小姑娘跟着我们跑了上来,后面跟着她妈妈,她妈妈的怀里,还抱着熟睡的弟弟。她妈妈告诉我们,这里原本是一所中学,几年前搬到镇上去了,就荒废掉了,还告诉我们,前面是墓地,让我们不要往前走。

        我吹着风,风有点热乎乎,还带着泥土的香味。风吹过我耳边,我能听到风诉说着:存在。   
       回到改革开放的期间,那所中学刚被建好,工人用最鲜艳的红色在墙上涂上“生存发展 改革创新”,很多村名围着看,脸上都露出了憧憬的喜悦,因为他们的孩子可以在离家近的地方接受教育,不必赶到镇上去。一所充满朝气的学校,一群充满期待的学生,一批热血满腔的教师,他们都为彼此存在着。也许此刻是,也许一直是。

        “我用最适合的样貌出现在每一个灵魂面前,在遇到下一个灵魂之前我一直保持这样的面貌。我不知道自己在遇到第一个灵魂之前是什么模样,如果我真的存在,我的存在也是因为有你们的需要。”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8-12-24/168466.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