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一瓢纽约读书笔记

一瓢纽约读书笔记

2018-12-24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我们总是停留在原地,或回望着故乡,却心心念念着远方。步履难往之处,就只能通过游记之类的文字、音影画像。或者,通过阅读《一瓢纽约》这样的书,去触碰张北海分享的这一瓢,那个既不切身相关,又大半是地球另一边的故事。

而读这本书的心境,就像作者本人在《歌后,妖姬,门徒》中自我陈述的那样“他说他至今仍欣赏最早与他合作的前卫摇滚祖师Captian Beefheart.我只能惭愧的向他坦白,我从来没有听过。”

没有听过才好。

“回忆本身却是很微妙的,甚至于相当狡猾。同时,一不小心,就非常可能被指责为在怀旧,在自我过一次温情旅游之瘾。”——《我脑海中的50年代台湾》

这是二十世纪初的情杀,昨天的情杀。如果拿他来与今年2月发生的现代情杀来比,给人的感觉是太老派太温情了,还要异性,还要相爱,还要结婚,还要妒忌……——纽约情杀(昨天和今天)

这段话的副标题是“就情杀来说,浪漫时代过去了”。而你看着这一段节选,会不会觉得有些荒诞难以理喻?那大概就是浪漫时代过去的体现吧。

“它(Nike)这才体会到圣象不能乱碰,经典不得乱改。这就是为什么Nike前年收购了Converse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公开保证此一帆布鞋先祖的独立,尊重它的厂牌和主权,绝不将其Swoosh商标武断地强加这圣象经典头上。”——《帆布球鞋》

“有点虚荣,有点可笑,可是很勇敢。”——富兰克林

“人生旅途上的种种遭遇,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有意还是无意,其中太多的后果不可预料。至于那种经过你善意安排二出现的,其后果也不一定如你所料地发生。在事件正在进行中的时候,大概只有上天才能洞察始末,要不然就是充满自信的年轻人才会认为有绝对的把握。”——《东非事件》

“静寂的深山,只有风在吹,树在摇,鸟在叫。当你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中沉睡一阵,你会以为风为你吹,树为你摇,鸟为你叫,整个蓝山为你存在。一个小时后,半躺在草莓山大酒吧之前的长沙发上,面对这班人多高的壁炉之中三条大树干燃烧,注视着那千变万化的火苗,我才慢慢感到疲倦。此时此地此刻,就算比不上初恋,也相当接近了。”——《蓝山与咖啡》

“可是,此时此刻,我想的却是回忆本身。它的确相当奥秘,也很狡猾,更难捕捉。远久过去的那些人生经验,不是你想要回忆就能回忆的。更何况,远久过去的旧人旧事,也不是你闲来无事无故就想到要去回忆。可是,当一个外在因素,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缘,突然呈现在你身边——你看,埋藏脑海深处三十多年的这些苏格兰往事,一部电影就把我带回到从前。”——《苏格兰往事》

这正好是正文里的最后一段话,同时也凑巧像极了作者在这一本书的所有提笔的缘由,因为一个外在因素,可能是曼哈顿的树,或者华尔街公牛雕塑起笔,讲纽约,但又不像《地下巴黎》或者别的什么介绍城市的书,要你先读熟了城市的历史。他像老友,不慌忙,不卖弄,不情感泛滥,更不会道德教训。他的好奇心代替了我们的好奇心,他的研究却补救了我们的怠惰。读这些文章像是饮年份老酒,初时只觉顺口,后来就知道是真滋味了。(詹宏志)

“所以,70年代就这样(或那样)一去不复返,是好,是坏,是丑,也都成为历史了。”《70年代的美国》这一篇有些特殊,如果你愿意把他放大来看,历史时间节点上无法通过节选来展现其震撼与引人深思的堆叠的事件将展现在你面前。简单来说,作者所做的不过按照他的记忆逐年罗列了美国70年代发生的事,可如果没有给你这么一排一排的罗列(可怕的是这远远不是全部,历史没有办法做到全部),70年代或许只是个简单的名词罢了。这正是时间的有趣之处。                                                                                                                                                   

生年籍贯,任职地位,不如放一段郑愁予的赠诗更能表明他是什么样的人。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一瓢纽约读书笔记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8-12-24/168527.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