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南吴旧话

南吴旧话

2018-12-24  分类: 读书笔记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单位图书馆借的,瓜蒂庵藏丛刊之一。オホホホホ、确实可喜耶。打算陆续把其他的都借来看了。

- 有一位精明的顾清宇先生,“凡买一物辄能衡其轻重,不失毫黍;而常价之外,必加增益”,因为不想成为苏掖那样的人——苏掖,出了名的有钱而吝啬,买房子时跟卖家死磕压价,儿子劝:爸,加一点吧,“我辈他日卖之,亦可得善价也”。老苏恍然大悟(《守官漫录》)。

- 林景暘(弘斋)事:

一贵人子与弘斋姻戚也,说及乔白岩太宰卒,二妾寻自缢死。贵人子曰:此必白岩夫人严酷,或与其子有隙惧祸故耳。弘斋微笑。贵人子去,弘斋曰:此公非寿者相,凡事偏说到无好处,心术可知。果不久而亡。

·林太仆家居,方与一新进士坐谈,而邻翁薛姓者至,衣服蓝缕,太仆起迎,与进士相揖。进士问曰:此君何业?其人逡巡未对,太仆拱手曰:翁虽市井而孝友廉洁,士流所不及。进士曰:非士类不以齿(出《蓝田吕氏乡约》),公所誉也,敢不惟命。公语邻翁曰:吾闻老者不以筋骨为礼,翁请别室少坐,各不相礼,自觉略无痕迹。进士惭而去。

“老者不以筋骨为礼”,批校说“骨当作力”——《三国演义》里魏延说“老不以筋力为能”,郭德纲相声里的版本是“人老不以筋骨为能”。“能”怎么会讹成“礼”嘞?想来想去只能是草书认岔了吧。

这位林先生跟我很对路诶,粉了。

- 还认识了一位李舍人——书法名家来的,因为不懂行,非常羞耻地第一次知道。会特别留意到是因为看他名待问,字存我,觉颇稀奇:“夙夜强学以待问”,语出《礼记》。

日学夜学只等人来问,有一种“羞答答底玫瑰静悄悄底开”的意思。

- 袁长史(袁福徵)好用难字,有人戏镌一小印赠之曰“仓颉别子”

哈哈哈哈哈哈。

“别子”除了庶子外,又有荷包束口的意思,所谓“达鲁花赤”——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嘲他好“掉书袋”的意思内。

- 另有一位陈起静(陈一鸣),就令人很难懂了:

……从父宦游,受知于分宜。后应贡入京,分宜闻之,谓人曰:“斯人东南诗人也,佳句吾犹能忆之。”同乡者以告起静,起静曰:“陈起静诗前后一致,然应使人疑其何以不来,不应使人料其必至。”竟不往。

。。。。。。。。。。。。

- 陆树声非常“严重”地跟哥哥相处的轶事:

陆文定出西郊报谒,适其伯兄负蟹至。公下舆屏立道旁,问:将何之?兄指簏曰:持此为父佐酒耳。公命从者代携,兄笑曰:吾布衣也,携蟹固当,乃疾走去。及公抵家,赠公方与兄快饮。庖人别进他膳,赠公命彻去,谓文定曰:此时紫蟹正肥黄柑初熟,汝兄田家风味亦自可乐,无烦另着盐酱。文定唯唯,相与谈说耕钓事。漏下,兄仍踏月去。

陆文定公一日与宾朋宴坐,忽报兄至,急起延之门外,相对寒燠不数语辄起去,文定不能留也,送门外,拱立良久,去远方敢进坐。客讶曰:长公严重乃尔!公曰:固也。忆昔少贫,吾兄荷锄艺宅傍地,命我及中丞弟舁粪,俟之良久不至,吾二人举一杓淋漓狼藉。兄大怒杖之曰:尽如若辈何以偿租!且书能枵腹读耶!此田则久归吾,吾今欲受兄教如少年时不可复得矣!(《西山日记》)

两人举粪的样子hhhhhh

倒是那句“今欲受兄教如少年时不可复得矣”,真切动人。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南吴旧话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juben/2018-12-24/168532.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